海姆亚尔夫

忘却吧忘却吧,让一切流经

帽子的故事

故事的主人公是一顶绿色的帽子,束着一圈黑色的皮带,中间缀着一颗能反光的金色星星。
或许,从外表上看起来它没有什么独特之处,但是帽子明白——自己是一顶有生命的魔法帽子。
每天夜里,它都拥抱着自己的朋友,一个爱换名字的橙色小毛球(现在他使用的名字是“Wander”,或许是因为喜欢漫步吧)防止他在睡梦中着了凉。而当它亲爱的朋友wander有什么需求时,帽子就会马上发动它神奇的魔力给自己的好朋友他所需要的东西。
作为一顶帽子,他的生活似乎已经非常幸福充实了——安居在Wander的头顶,他不但有幸参与一次宇宙旅行,近距离观赏那些美妙神奇的景色,还能被自己的朋友(或者说持有者)深深的爱着。
唯一的不足之处是它只是一顶帽子,没法开口说话。而这种难过日益增长起来,每当它坐在Wander的头顶,听着Wander和他的旅行搭档兼挚友Sylvia愉快畅谈时,心里都是说不出的滋味——他是多么地、多么地想加入他们的谈话啊。
于是一次它逮到机会,就好好的捉弄了Sylvia一番(第一集第六集the hat)当然,那是次要的,主要任务是把Wander从那只可怕的肉虫子的肚皮里救下来——它熟知物理定律,知道Wander不可能一下子摔到哪棵遥远的蘑菇里去,只可能是被某个饥饿的怪物一口吞下去了。
言归正传,我要讲的,关于帽子的这个故事发生在一颗恬静美丽的小星球上。
那是一个不错的早晨,湛蓝的天空上稀稀疏疏飘着几朵白云,Wander还在帽子的拥抱中沉沉地睡着。
这时一个残破不堪的骷髅飞船在正上空像颗炮弹似地砸了下来,虽然它在接近地面时大拐了一个弯,使帽子与Wander和他的挚友Sylvia一起粉身碎骨的下场,但这次大拐弯刮起的风把帽子一下吹到了空中。
帽子可是一点不担心,它深吸了一口气,晃晃悠悠、安安全全地下落了。谁知还没碰到地面那艘几乎要散架的飞船竟又飞了回来,一口将帽子“吞”了下去。
帽子在飞船里飞行了长长的一段,然后在一间乱七八糟的房间中停下,稳稳当当地落在地上。
帽子环顾了一下四周,终于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它唯一的感想是:如果这间房间的主人是我亲爱的朋友,Wander的话,这间房间会比它现在这副模样好上十倍,不对,百倍不止!
但还不等帽子在心里发表进一步的评论,一个愤怒的骷髅人就走进了房间。帽子当然认得,这是Wander最近一段时间打算感化的对象,Lord Hater。帽子不是很喜欢他,尤其是当那个家伙走近并大声叫Wander滚出来的时候。
帽子本想给他一个老鼠夹,好好教训他。但转念一想,若是自己的善举能感化这个现在很可恶的骷髅人,Wander一定会高兴得不得了并为自己骄傲。
于是,Hater拿到的是一块巧克力曲奇。
“哦!这是魔法!它可以满足我的需求来给霸主大帝留下深刻印象!”
帽子知道,撮合Lord Hater和他口中的那个霸主大帝正是Wander在做的事。它决定认真地帮助一下这个讨人厌的骷髅人。
“《克服你的坏脾气》《别做一个混蛋》《如何接受缺点 重塑性格 改头换面重新做人》?!”
看着Lord Hater抓狂的样子,帽子忍不住笑了。当然,帽子清楚这才是帮助这位骷髅人的真正方法。
然而帽子没能笑多久,因为很快它就被带到酷刑室。
它遭到了点击,好家伙,恐怕得有10万伏特,帽子不需要鼻子也可以闻到自己身上的焦味。在对方的威逼下帽子只好吐出一个用来唬人的粉色熊娃娃。听着对方邪恶的笑声,它开始后悔一开始没有使用第一个方案、它开始害怕起来了。很快第二次电击、第三次电击……到中途休息时帽子几乎已经无法保持本来的模样了。
不一会儿,在这间本来就脏兮兮的房间里已经堆起了几座连绵不绝的粉色山峰。
更糟糕的事情发生了,Lord Hater手下那个精明的小矮个儿走了进来,两人开始争抢可怜的帽子。
到底该给他们什么!到底该给他们什么才不会被电击!帽子陷入了混乱,此时它仿佛回到了某个久远的过去,仿佛又看见了那两个贪得无厌的统治者。它开始想念Wander了,想念他毛茸茸的脑袋。可是啊,Wander一定在某处助人为乐吧……
不知过了多久,帽子感觉到了,自己被两只熟悉的、毛茸茸的手握住了。
是Wander!!
帽子非常希望自己可以像一个有手有脚的存在一样扑上去给Wander一个拥抱。
“这顶帽子可能会给我想要的一切,但其实呢,只要和它在一起我就心满意足了。”
帽子被拥抱了。
帽子又变回了最初心满意足的帽子了。



10cmWander饲养手册

如果有一天一个纸箱突然出现在你家门外,请不要害怕,将它拆开你可能会在里面发现一只10cm的小Wander。而你将成为他的主人!那么请遵守以下守则以保证与其友好相处。

1.
小Wander是素食主义者,请不要因担心营养问题而迫使他吃肉,虽然小Wander不会因此而讨厌你,但你的行为可能会使他绝食而死【咦】你可以给他投食三明治【当然,不能夹肉,素肉倒是没问题】生菜叶等等。与此同时,小Wander也是烹饪的一把好手,如果哪天你早起一些,说不定能看见一个小毛团站在叠得高高的书堆上为你做早饭。

2.
小Wander热情好客到就算家里进了小偷都会真诚相待,不过如果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请不要责怪他,要问为什么?因为即使你责怪他也无法改变他发自内心的助人行为。千万不要以为他的口头禅“Never hurts to help”是随便说说的,只要有需要帮助的人,即使是恶霸,他也会不留余力地帮助对方。当然,饲养了小Wander以后
你将再也不会体会到无助的滋味。

3.
小Wander有时的行为表现得就像一只猫,如果能使你高兴的话,他还会在你轻轻抚摸他时发出像猫一样的呼噜声。但是请不要让小Wander去做像抓老鼠这样的事,因为他不是一只猫——至少不是一只100%的猫。请像爱戴一只可爱的小猫一样爱戴他!

4.
小Wander对音乐有一种浓厚的喜爱,他的音乐天赋也十分惊人,这世上所有你能叫出名字或者你不能叫出名字的乐器他都多多少少会弹奏,其中他最擅长的是班卓琴。在任何时候,他都可能会弹起班卓琴唱上一支小曲。相信饲养了小Wander以后你的家中会经常响起美妙欢快的乐曲。

5.
请注意饲养了小Wander以后,请把什么魔龙的封印、地狱入口、时空隧道之类的不能见光的重要东西从家里抽屉啊、橱柜啊移出去。小Wander的好奇心可使他花上一整天时间猜测无法打开的箱子中到底有什么,还会伴随自残(拔自己的毛)、神经衰弱等症状,请务必保证他有打开所有抽屉与橱柜的方法与权限。

6.
正如其名,小Wander非常喜欢四处漫步,有时还会去串门。如果你的邻居中恰巧有人收养了同剧组【咦】的小Hater、小Peepers等“反派”角色,听见爆破声、怒吼声会闻到烤焦的味道一点都不奇怪,这一定是你家的小Wander做了什么使他们抓狂的事。如果邻居中无人饲养Wander的挚友小Sylvia,你恐怕就要担起她的责任,救下被追杀的小Wander了。

7.
虽然小Wander带着远超任何人的正能量,但这并不代表他不会有悲伤、失落等情绪。当他经历这些情绪时,请不要过度惊慌,因为小Wander悲伤并不意味着他再也不会打起精神。你只需要好好安慰他,让他帮助一下别人。不过,还是希望他不会难过起来。

8.
可能你会注意,小Wander经常从他的帽子里拿出东西,那顶帽子就像一个四次元口袋似的。是的,那顶帽子是有魔法、有生命的,它可以“变”出任何东西。但请不要为了私欲拿走它并滥用那些魔法,帽子可是会用自己的方式报复你的哦!

9.
相信小Wander一定会提起他最好的朋友Sylvia,希望你的邻居中有人饲养了她,这样你便有机会见到那位蓝色的Zbornak小姐。但请注意,如果你没有照顾好小Wander,使他生病、受伤或难过了,你可能会遭到这位小姐的攻击。不要看她只有10cm左右,她的力气足以把你举起来过肩摔。就算是为了自身安全,请照顾好小Wander

10.你不可能永远保留这个喜欢旅行的小家伙,但你可以与他同行。希望你能早日和他建立深厚的友谊并与他一同透过泛着彩光的泡泡欣赏宇宙的神奇与美丽,听他愉快的弹唱,享受助人为乐带来的美妙感受。世界最美好的事,也不过如此。



Let's wander over yonder 【吃安利吗!!】

闪绿色光芒的枯骨在王座上愤怒的咆哮,
抚金色王冠的王子在迷宫之中勾起嘴角,
持腐朽布偶的幽魂没能逃出时间的监牢,
踏碎火山石的暴君将红色刀刃收入剑鞘,
是谁将梦中那玫瑰色的嫉妒之曲放声高歌?
又是谁在承满尖利嘲讽的杯中叫喧着饥饿?
谁在绵长的精神之流中倒入粉色与黑色?
发蔫的黄叶又在谁的轻笑里悄然落下发褶?
从宇宙深处传来班卓琴的音色,旋律真切而欢快
一缕清风携着星光,将奇妙而温暖的故事讲述
一起来星际漫步吗?


PS是一部魔性又温暖的番,请吃下这发安利!

【半宗教松】【死神一松x重病十四松】我愿变成一只猫

OOC预警
后半段完全在瞎写


咚、咚、咚。
那是一阵平稳的敲门声。
十四松躺在有些发硬的床上用微弱的声音发问。
“是谁呀——?”
或许是十四松带着些颤抖的声音被朔风吹得支离破碎了,没有传到那人的耳中过了半晌,仍然只有平稳的敲门声,一下又一下。
十四松慢慢地从床上爬起来,小心翼翼立到地上,努力在眩晕中找回平衡。
啪嗒,门被打开了,刺骨的寒风夹着几朵雪花往屋子钻,一个穿着风衣的少年站在那里,他似乎和十四松一般大,单薄的黑色围巾裹着他的口鼻只能看见一双不带感情的、无神的眼睛和苍白苍白的额头。
十四松还是第一次见到脸比得了病的自己还要苍白的少年,他还记得兄弟们看见自己苍白的脸庞时惊慌的样子,虽然当时的他迷迷糊糊的、还不能明白原因,但现在的十四松切切实实地感觉到了痛苦,像是有一团火焰在自己的胸口毫不留情地灼烧着内脏、又像是一根可怕的针口在自己胸口打着转。苍白的面色一定很可怕吧?十四松轻轻拍了一下自己的胸口,又抬头看门口的面色苍白的少年。
“进来坐坐吧。”
少年走进了屋子,没有说话,屋子里寂静得只有雪花融化的声音。
十四松低着头,感觉着愈发猛烈的疼痛,猛烈地咳嗽起来
“生一个火炉吧。”少年开始解开围巾,露出和十四松十分相似的脸,十四松认出这张脸来了,那是自己死去的一松哥哥,十四松并不害怕,因为他记得,在一松哥哥生前最宠爱的就是自己了。然而自一松哥哥亡故到今日也有五、六个年头了,这段时间他到哪里去了?他做了些什么?为什么他的眼神变得冰凉冰凉了?十四松都不知道,他只是隐约感到自己和一松哥哥的这次重逢的宝贵且有限的。
屋内的空气暖和起来了,十四松深呼吸了几次,然后问道“怎么称呼好呢?”
一松的声音冷冰冰的,让十四松感到陌生:“死神。”
他很快又补充了一句:“也可以叫死神先生。”
气氛仿佛轻松了几分——至少十四松是这么认为的。“死神先生交到朋友了吗?”
“… …”一松沉默不语了。
看来是没有吧。十四松在心里悄悄地说。
“死神先生有没有想过养一只猫作为搭档呢?”
“猫?”
“因为啊,说到魔法啊、死亡啊什么的,就会想到猫吧。”十四松连忙解释起来,“除此以外,猫还很可爱,我要是有一只的话一定会好好对待的。”
而且啊,一松哥哥生前最喜欢的就是猫了。
十四松在心里补充。
“………可以考虑。”一松面无表情地回答。
“死了以后……会是什么样的呢?”十四松没有注意的时候,这个问题便像是理所当然似的,已经说出口。
一松愣了一下,然后像是在轻叹着什么,对十四松说:“活着比什么都好。”
十四松不知如何回答,他的胸口突然又一次剧烈地疼痛,十四松痛苦地咳嗽起来,意识模糊起来。
“是时候了,休息吧十四松。”
一松一把抱起十四松,把他轻柔地放在床上。
十四松朦胧中看见,一松站在自己的脚那一侧,在自己几乎要看不见的遥远地方。不知何时他已经换上了黑色的斗篷,手持一把巨大的黑色镰刀,活脱脱就是个令人生畏的死神先生。但是,这样的一松眼里的悲切孤苦十四松是清楚的。
【啊啊、神明大人,
              如果有来世的话,
              我愿意转世成为一只猫,
              一直、一直守在一松哥哥身边】
————————————————
——————————
十四松抱着心爱的球棒靠在墙边不敢出声。
不远处,他的哥哥一松正抚摸着几只毛茸茸的小猫。
一松是松野六胞胎中最阴沉的一个,在外没什么朋友,只是整日地与猫咪们呆在一块儿。
十四松非常担心这样的一松,就悄悄跟在他后头,希望能找到机会把快要变成猫的哥哥拉回人类的世界——一松真的应该交几个人类朋友了。
十四松探头远远地看着自己的哥哥,他脸上幸福的笑容也被十四松一并收入眼底。
十四松低头看看自己手里的球棒,迈开步子。
“对啦,今天好像是我们的生日呢,给大家准备一些礼物好了!”十四松咧开嘴笑了。
“给一松哥哥的礼物,一定要和猫咪们有关吧。”
“不要!快停下!!”是一松的声音。
十四松转过头,看见一松追着一只跑上马路的猫儿。
然后,在晃眼的白色车灯下,一松消失不见了。
他到了非常遥远的地方去,遥远到十四松的目光无法达到。
哦,他当然也没看见,落荒而逃的猫咪把一颗沾上了些许灰尘的棒球留在了离一松很近的地方。
—————————————————————
十四松睁开眼睛,模模糊糊地看见有一个人影。
“一松哥哥?”
对面看不清模样的人转过身。
“哦!我亲爱的布拉砸你终于醒了!我还以为会永远失去你呢!”
居然是空松哥哥。十四松在心里嘟囔着
“我亲爱的兄弟哦,你的脸色看起来红润不少,感觉如何?”
十四松这才发现,在自己胸口肆虐的疼痛已经消失了。
“空松哥哥,我胸口不痛了!”十四松惊奇地睁大眼睛,“一点都不痛了。”
空松也惊奇地睁大眼睛:“真的吗十四松?”
十四松点点头。
【但是啊】
十四松摸摸额头,那里似乎残留着谁唇间的气息。
【先前和一松哥哥的相遇,莫非是个荒诞的美梦吗?】
空松惊喜的模样映在十四松带着几分悲凉的眼眸中。
“活着比什么都好啊……”十四松有些惨然地笑了。
不管怎么说,这对于十四松和他的兄弟们来说,都是最好的结局。
最好的结局吧。


















【彩蛋】
“所以啊,十四松哥哥,拜托了哦~”松野家末子,松野椴松带着可爱的微笑把一个纸盒推到十四松面前,“这个超稀有的!以后把它带去做展览,啊,要发财了!”
十四松接过箱子。
箱子里是一只紫色的小奶猫。

记梗

1、wander与hater偶然的灵魂互换
【眼队/小威今天的大帝/wander不大对?!
2、眼队和小威灵魂互换
【hater/wander:有什么不对吗?
3、一起互换灵魂XD
【完全不知道自己正在袭击的人是自己队友的小威和眼队
【有趣的灵魂互换XD
4、妖怪灵异梗
闹鬼啦233
【非常厉害的怕鬼的赏金猎人小威遇到亡灵wander然后被洗白的故事
5、一方被关到另一方的手机里
【手机砸了以后放出来了的悲伤故事
6、关于帽子是异次元入口一事
【被装进帽子里的故事
wander:我都不知道帽子里还有这个!
7、眼队的生日
【收到了wander的礼物一点都不高兴哼
hater:意思意思帮手下人过生日
7、眼队和wander被困孤岛
wander:感受友情的力量吧!
眼队:NO!!
8、非常厉害但是不灭除妖怪的阴阳师wander、使魔小威与僵尸hater
9、被邪恶三明治占领身体的wander和不知情的众人的故事
10、关门,是时候放比姥姥了x
【关于某个差点占领了地球的玉米片被自带BGM且色彩太过鲜艳的意识世界逼疯的故事
wander:友谊的握手!

也许会写吧,嗯……要是坑里还有人的话……有人吃吗0 0

【语c】呀,你好哦。

真巧呢,在这里遇到了,不如来聊几句好了。
对了,你可能还不认识我吧。
我叫【忍野扇】呐
—————————————
—————————————
非常渣的语c 但是看小扇这里的东西这么少,我不会画画、开不出物语的脑洞,只好这样子了
来玩玩吗~~

my dear angel


Chapter 2
空中泛起了彩霞,太阳拖着身子缓慢地消失在地平线。凉到有些发寒的风儿调皮地在枝头转着圈,时不时抛下一两片枯黄。
落日余晖穿过弯曲着的干树枝,照在靠着枯树的一松身上。
他找出一张地图,思考起来。
十四松投去好奇的目光,却没有得到回应,他便把脑袋凑过去。一松一言不发,只是伸手推开靠在自己身上“围观”的十四松。十四松一点不在意,再一次贴了上来,一松转过头看向十四松,那双略带怒意的死鱼眼中映出的却是荡着喜悦的清澈眼眸。
“一松!”十四松张着嘴笑着。
“……”一松看着这个天真无暇的家伙,把刚刚几乎就要脱口而出的愤怒又咽了回去,只是伸手用力地在十四松的头上敲了一下。
怎么回事啊这个家伙,纯粹得可怕啊,根本就没有办法对他生气……而且为什么要跟着我!
一松望向十四松,那家伙已经把刚刚发生的事情抛到了脑后,又在一边傻笑一边看着自己。
此时天空中已没有晚霞的影子,只依稀有几颗明星嵌在黑色的夜空中。刺骨的寒风凛冽地吹过,用几朵白云蒙上了皎洁的月亮。
一股寒风绕着一松打了个转,他便打起寒战,连忙找出一件厚厚的外衣披上。他又转头看了看十四松和他蠢蠢的笑脸,撇了撇嘴,再次低头翻找了一阵,却没有找到适合保暖的东西,便招呼十四松过来,把衣服摊开盖在两人身上。
十四松的身体很凉,要不是看他活蹦乱跳的,一松一定不会认为他是活人。
“一松。”十四松的语气带着疑惑,“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一松半睁着眼镜,把双手枕在脑海靠在树干上,他听见十四松发问,随意地回答了:“虽然我是一点也不喜欢你这个讨厌的家伙,但是也不能让你着凉,不然会很麻烦啊。”
“哦哦!一松觉得冷吗!”十四松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然后带着笑容起身跑开了。
一松看着那个奇怪的家伙的背影,沉默不语,眼里写满了无奈。
十四松来来回回走了很多次,每次都找回一些枯枝烂叶。最后一次,十四松不知从哪里找来一桶水放在一旁,然后从捡回来的一堆树枝中挑出一枝较粗的。
“肌肉肌肉,干劲干劲!”
他一边说着这些意义不明的话语,一边开始钻木取火。
没错,钻木取火!
一松心情复杂,刚打算去阻止他,没想到那家伙竟然真的点起火来,在一边开心地蹦蹦跳跳。
一松皱皱眉头,顺手拿起一边的水桶把火苗扑灭了,没有理会十四松惊讶的“诶——?!”当然,十四松依旧没有停止咧嘴笑,一松开始怀疑他可能是面瘫。
一松半睁着眼,淡然地给出了解释:“秋天气候干燥,会着火的。”
“一松,讨厌火吗?”
“不,所以说是会着火的。”
“一松为什么讨厌火呢——?”
完全无法交流!
不过他说对了,一松确实很讨厌火。
“因为——我是不可燃垃圾呢。”
“明明不可燃为什么讨厌火呢?”
十四松似乎有种莫名的执着,一松没有直视他澄清的眼眸,转过身去,丢下一句“该睡了。”
梦里的那个人,颜色又一次溶在了火焰里,看不清了。




my dear angel☆第一章

注意事项⚠:
1、文笔超级渣
2、OOC也会有吧
3、完全不知所云哦,大部分都在扯淡,水多得能淹死人
4、是非常蛇精病的宗教松,欢乐向!可能混了一些根本不虐的玻璃渣
5、似乎不是六胞胎设定,但有兄弟设
6、年龄差大法好bu
7、CP为数字、速度、椴木,不过其他CP应该也有糖w本章只有数字
8、一定会坑
9、无耻地求指导
10、数字松的篇章,开始!



深秋的空气凉爽干燥,夹杂着果实的香甜气息。在这样的季节离开,不错呢。
松野一松是松野家三男,性格阴沉,讨厌与人交流。他与身为神父的哥哥空松一起在教堂工作,但有人曾经目睹过,在远离教堂的地方,他狠狠地将十字架摔在地上,用脚踩踏,之后又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把它拾起来。末了,他有意无意地朝那人一瞥,黑色眼眸中的仿佛燃烧着的怨恨吓得那人直到现在才敢断断续续地讲述他的所见。
而现在,一松将要像他的弟弟们一样离开这里。实际上,许多人都知道他怨恨着教堂的工作、怨恨着与他一起留下的松野空松、怨恨着那时没能帮助他们的每一个人,他到底为什么会留下本身就是一个谜题。
他作出离开这个决定,是在桌上看见一个贴满亮片的粉色信封开始的,那个信封上用好看的花体字写着“Totty”。
总而言之,他终于要离开这里了。
从镇口向西走了一百多步,突然听见了软糯但带着些许警告意味的猫叫声,回头一看,一只趴树上的小乳猫弓着背,对着某处发出响亮的叫声,它浑身的毛都竖了起来,非常害怕的样子。
一松抬起头,隐约看着树枝上好像挂着什么黄色的东西。仔细一看,居然是一个人!
一松虽然不喜欢人,但是对猫却情有独钟,便把行李放在树下,爬上树去帮助那个受惊的小家伙,顺手把卡在树上的那人抛在地上。
一松伸手抱起一边可怜的小家伙安抚起来,远远地看见刚刚还一动不动,被自己扔下树的家伙居然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拍拍衣服爬了起来,然后高高举起右边那只藏在袖子下的手晃动起来,张大嘴巴笑着,高声朝着一松喊道:“你好,我是十四松!”
一松吓了一跳,毕竟这个状况真是太诡异了。但他突然又觉得,十四松这个名字真是耳熟极了。他温柔地把小猫放在一边,然后小心翼翼地爬下树,半睁着眼细细打量这位“十四松”,惊讶地发现他与自己竟有着相似的脸,当然也有不同的地方,便是十四松一只张着、笑着的嘴。
十四松看见一松走过来,非常高兴,伸出右手。
“你好,我是十四松。”
这人谁啊!是想和我交朋友吗?!一松完全不想理眼前的人,拎起行李就走。
不料那人居然跟在后面。
一松回过头,用冷淡地语气说道:“不要跟着……”
“你好我是十四松!”
那人伸出右手,完全没有给他说完的机会。
一松回过头继续走了起来,听见身后的脚步声再一次回头。
“你好我是十四松!“
那人又一次伸出右手。
“……”
妈的智障。
这样的情形发生了十几次,终于一松忍无可忍,转过头恼怒地冲那人吼道:“你够了没有!我只是扔了你一下而已啊!”
十四松愣了一下,闭上了嘴,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但是,他又深呼吸了几下,再一次咧开嘴笑了,伸出右手。
“你好……我是十四松!”
一松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此时的心情,只是迈开步子走了过去,握住他长长的袖子。
“你好,我是一松。”
十四松的嘴咧得大了一些。
接下来的路上,十四松一直紧紧跟着,他们走了很久很久。
“一松!”十四松突然发话了。
“嗯?”
“我们要去哪里?”
“不知道。”

——TBC

会时不时突然出现的,世界观介绍☆
地狱篇
这次来介绍一个与主线没什么关系的设定,等等,原来有主线吗?
总之,这个设定要追溯到我刚刚接触宗教松的时候,第一次看见的设定是修女一松与魔女末松。
众所周知,宗教松通常的设定是146恶魔阵营,235天使阵营。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恶魔阵营中有两人都是、女装呢。
机智的我得出一个结论,地狱中一定存在一个喜欢给大家穿上女装的存在。
本文中的设定的鱼鱼子~
(smg)